《盛夏未来》:这里有Z世代独特的“不定义青春”


  《盛夏未来》正式上映前,国内暑期档的上一部青春片还要追溯到2016年8月的《微微一笑很倾城》。跨过青春片与夏天的五年“空窗期”前来,陈正道导演的新片上映十天,票房近2.3亿元,在疫情防控从严从实的背景下,这已是不错的成绩。

  值得玩味的是,影片在上映之初一度遭遇到了口碑分歧。一部分观众不满于“货不对板”,因为冲着预告片里男女主角甜甜的初恋气息而来,最终发现那兴许只是一段错位的爱情。但初期的纷争沉淀后,重新审视《盛夏未来》,会发现,这部新片里有着Z世代、当下少年人独特的“不定义青春”。而这番“不定义”,恰恰是过去五年青春片缺席暑期档的原因之一。

  跨过了“疼痛文学”绵绵不绝的青春片,也将“大IP+流量明星”的公式翻篇,陈正道再出手,交出的作品远比贩卖情怀、制造话题的“成功密码”更忠实于创作。在这里,青春不廉价、不悬浮。它是一个未知,一个充满无限可能性的开始。

  青春与爱情并不强关联,但与爱有关

  《盛夏未来》讲述了张子枫饰演的女高中生陈辰,在复读期间阴差阳错和网红郑宇星成为情侣的错位感情故事。受到家长和学校的双重压力,这对“假装情侣”遭遇了一系列磨练,其间,每个人都经历着成长。

  看完电影之后,观众讨论最多的一个话题就是:郑宇星到底爱不爱陈辰?导演用一部电影的时间讲了两个少年的青春,但这个青春里不只有爱情,而是展示了某种Z世代人对于“爱”、对于“人生”的讨论。

  影片中的陈辰和郑宇星,都正值高三升学的年纪,因为获知了父母分居的真相后,陈辰高考失利,只能参加复读,她在父母面前将失利的原因归结为自己与并不相熟的同学郑宇星的“早恋”。不承想,复读班上他们两人同在一个教室。围绕这一人为的误会,两人产生接触并越走越近。这似乎是很平常的校园爱情套路,但剧本并不打算只讲少年人的心动,而是借用了这个年龄下,两人在生理与心理两方面产生的对于“爱”这件事的理解与误解,用它充当揭开两人关系迂回的重要锁扣。

  可以说,男女主角因为心意的错位,只是路过了彼此的生活。虽如此,这种感觉却不苦情、不残酷,观众看到了一种超越固有青春片想象的主题:对于生活中的种种瑕疵和不如意,要学会勇敢面对、接受,以及释怀。

  直到陈辰18岁生日那天的许愿:“希望我们都能诚实地面对自己,希望我们都能更勇敢。”这就像是他们俩共同的成人礼,经历了生长痛后,两人都开始面对囚禁住自己内心的困局,找到自己与之和解的方式,影片的走向也到达了高潮。

  以现实主义的笔触描写青春,这个故事很“懂”Z世代

  正如大多数观众的最直接观感,《盛夏未来》展现出了鲜明的时代特征。无论是郑宇星本身校园网红的设定,还是通过短视频来交代和推进剧情,都体现着移动互联网对于校园生活的重塑。社交媒体在片中并不是浮光掠影,更是对剧情推动有重要的作用,几处重要的剧情转折都有微信、抖音等现代社交媒体的身影。

  以现实主义的笔触描写平凡的青春,这一点,对于暌违暑期档良久的青春片而言,弥足珍贵。

  相信《盛夏未来》片中很多桥段都让Z世代观众会心一笑。例如郑宇星说会在每条短视频下面看前任MING有没有点赞,即使有四百多条,也要一条一条看过去。这种“小浪漫”和“小心思”,也许只有伴随互联网一同成长起来的Z世代才能懂。类似的还有许多,包括陈辰妈妈对于现任老王的拉黑和屏蔽,陈辰和郑宇星的抖音官宣,无不展现出现代通讯技术对于恋爱关系的重塑,也同样赋予着《盛夏未来》鲜明的时代烙印和丰富的时代内涵。

  在这个所有爱恋皆“网恋”的时代,《盛夏未来》对于社交媒体元素在影片中的精准把握,让全片具有时代感而非“年代感”,让校园青春片不成为“校服+单车”的“类型片”。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盛夏未来》是真正的聚焦于当下的校园青春电影。

  此外,《盛夏未来》对Z世代青年的内心世界捕捉亦是准确的,对于Z世代成长阶段所面临的普遍成长困惑和痛点都给予很细致的描绘。有个片段让人印象深刻,吴磊饰演的郑宇星在房间中随音乐《Something just like that》哼唱,镜头转到整个房间的大全景,空无一人的房间里独自起舞,歌词“I want something just like it(我想要的不过如此)”恰是郑宇星的内心独白。他虽然是网红,在网络上拥有很高的人气,但这更像是他的伪装。夜深人静的时候,真正陪伴他的只有智能助手Siri。他同样需要被理解和关爱,期待他爱的人也同样爱他。

  •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乐虎体育网址|最新官网首页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上一篇:李大钊朱自清从弹幕中走来,Z世代为何爱上网“追”课
下一篇:70年7顿饭展示时代巨变 黄盈新京味话剧《开饭!》致敬工人阶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