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唱经典《江姐》 依然激动人心

  “红岩上红梅开,千里冰霜脚下踩,三九严寒何所惧,一片丹心向阳开。”一曲脍炙人口的《红梅赞》,唱出了革命烈士江姐的高贵品格。8月28日至30日,中国歌剧舞剧院重排的经典民族歌剧《江姐》(2021 版)在天桥艺术中心上演。江姐的感人事迹和艺术家们的倾情演绎,感动了现场观众。

  《江姐》(2021版)由中国歌剧舞剧院院长陶诚担任艺术总监,著名导演王晓鹰执导,指挥家许知俊执棒,女高音歌唱家伊泓远、王莉、王莹担纲主演。

  走进剧场,低垂的大幕上,多媒体投影的红梅花闪动,把观众带入到“黎明前”那段特殊的岁月。在特务重重的重庆朝天门码头,江姐穿着蓝色旗袍和利落的白色风衣亮相,她要登船前往川北执行新的任务。《红岩》和江姐的故事在国内几乎家喻户晓,歌剧的表演形式让更多经典唱段传唱开来。当《红梅赞》《革命到底志如钢》《五洲人民齐欢笑》《春蚕到死丝不断》《绣红旗》等唱段在剧场中响起,观众都沉浸在熟悉的旋律中。

  相比于以往上演的《江姐》,2021版的主色调以“黑白灰”为主。每一场的文字介绍都以多媒体的形式,投影在黑灰底色的幕布上,充满历史的氛围感。这一版歌剧运用了大量的多媒体投影,配合灯光的变化形成诗意的舞台效果,“红岩上红梅开”的红梅花也不以写实的布景出现,而是在灯光的衬托下,形成了饱满的视觉冲击力。

  这一版《江姐》观众的年龄跨度很大,既有白头发的老人,深情回忆当年看《江姐》时的激动场景;也有学生样貌的年轻观众,被江姐身上所折射出的信仰力量所感召。“江姐的精神很感人,气质也很好。”一位在读研究生看过演出后说,“我特别喜欢江姐向耳后捋头发的小细节,哪怕就义前她也很注意自己的形象。这种视死如归的精神很能打动我,是无数像江姐一样的革命先烈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我们今天的生活,这是我们这代人绝不应该忘记的。”

  快访

  主演王莉

  100场磨炼表演更从容

  此番上演《江姐》,对解放军文工团女高音歌唱家王莉来说有着不同的意义。身为第五代江姐,这是她第100次在舞台上扮演这个角色。经过十几年的打磨,王莉越发感受到江姐身上的稳重大气,她在这次出演时有意让节奏“慢下来”。

  2007年,空政文工团第五次复排歌剧《江姐》,并将它搬上刚刚开幕的国家大剧院的舞台,当时刚刚斩获青歌赛金奖的王莉当之无愧地成为第五代江姐的代表人物。“江姐牺牲的时候已经为人妻为人母,但她只有29岁,所以14年前我演江姐时,想把青春的江姐传达给年轻观众,让他们觉得江姐并不遥远。”十四年过去了,王莉自己也成为妻子和母亲,这次再登台,她觉得自己对江姐的理解更加深入了。

  “原来的我就喜欢快,总跟指挥说加快速度,快!”王莉回忆当年的自己,“第二场‘哭老彭’是场重头戏,江姐发现自己的爱人被残忍杀害,头颅悬挂于城门之上,我原来想,人都不在了,还不能疯一把吗?”王莉摇了摇头,现在的她已经不这么看。“丈夫虽然去世了,但江姐在众人面前不能失态,她要化悲痛为力量,完成丈夫未竟的事业。因此,她要表现得更加沉着冷静,落落大方,这是我原来不理解的,现在我终于理解了。”

  上次出演《江姐》是在四年前,对比上次演出,这一次的王莉尤其注意“稳”下来。“我会比以前演得慢,但不是为了慢而慢,而是找到她作为一个稳重大气的女革命者的气质,把它转化到语言和歌唱的节奏中。”

  在成为母亲之后,王莉觉得自己跟江姐的距离更近了,也更能体会到江姐的精神。“我现在常常想,江姐也是一位母亲,是什么力量支撑着她?”王莉身为军旅歌唱家,经常要下部队,一出去就是20多天见不到孩子,每每这时她就想到江姐,“她肯定也放不下自己的孩子,但她心里装着的是迎接新中国的信念,并且做好了随时牺牲的准备,她对革命充满了必胜的信心,这种精神力量非常伟大。”

  导演王晓鹰

  淡化程式让经典走近观众

  此次执导《江姐》的是著名戏剧导演王晓鹰,他为2021版的《江姐》带来了很多与众不同的风格。

  这次的合唱队从乐池“升”上了舞台,不仅要唱,还会参与一定的戏剧表演。比如在江姐晕倒的场景中,身穿戏服的合唱队员们就在江姐身边,他们并不与江姐构成真正人物关系上的互动,但会同时向江姐伸出手,在演唱中加入了很多表演的成分。这些都是王晓鹰的新处理。

  •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乐虎体育网址|最新官网首页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上一篇:平均1.2天一场,演艺大世界好“戏”不断
下一篇:第78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