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析今年以来情感观察类真人秀

  1998年上映的电影《楚门的世界》里,男主楚门生活在巨大无比的摄影棚内,从呱呱坠地到恋爱结婚成家立业,全部生活被5000多个摄像头监控,全天即时播出,他的隐私乃至尊严成为大众娱乐工业的牺牲品,“真人秀”由此命名,21世纪后真人秀作为一种电视节目形态风靡全球。

  据统计,今年共有20多档观察类真人秀节目陆续上线,其中情感观察类占据半壁江山。既有综N代的素人情感观察节目《喜欢你我也是3》《我们恋爱吧3》《心动的信号4》《女儿们的恋爱4》,也有今年出炉的湖南卫视熟龄女艺人征爱真人秀《怦然再心动》、芒果TV打造的聚焦离婚议题的真人秀《再见爱人》和明星限定恋爱观察真人秀《33天限定恋人》、优酷推出的青春旅行真人秀《怦然心动二十岁》和都市合租青年生活真人秀《同一屋檐下》等。这些更趋生活化、多元化的真人秀多以星素结合的“演播室观察+特定时空男女情感体验”为模式,从初识试探、怦然心动、两情相悦到约会表白到“在婚姻中各自孤单”直至选择离婚,红尘男女恋爱婚姻的各个阶段和形态都被搬上荧屏,且在热播中收获了不少追更、嗑CP的粉丝。电影中的楚门30岁之前是不自知的,得知真相后他出离愤怒并不惜代价逃离。而情感观察类真人秀中的参与嘉宾是自觉且自愿的,他们配合媒体,共同生产了一个集残酷的情感修罗场、众声喧哗的舆论场和当代青年婚恋课堂于一体的媒介景观。

  这类节目的热播,一方面映射了媒体融合时代深度媒介化社会的大众传媒已然超越信息交流的原初功能,渗透到现代人生活的各个领域,包括原本属于个人私密领域的谈恋爱和离婚问题。从受众层面来看,则证明“媒介依赖症”成为社会通病,人们实际上生活在由媒介构建的拟态环境之中,对媒介产品的消费无处不在。另一方面也与后现代社会离婚率提高、生育率下降,都市青年因为生活和工作压力普遍焦虑这一时代背景有关,很多人成为宅男宅女,同时抱怨没有时间或不会谈情说爱,需要通过媒介营造的这一景观来获得缓解焦虑和压力的娱乐、抒发人生感怀的凭借和步入婚恋市场的经验。

  残酷的情感修罗场

  真人秀,必然是在既定游戏规则和框架内呈现参与者真实表现的秀场,它介于非虚构与戏剧性之间。每一档情感观察类真人秀都有自己预设的游戏规则和假定情境,甚至是淘汰机制,如《心动的信号》规定入住“信号小屋”别墅当天禁止透露年龄职业,晚餐由一男一女搭配完成、入住期间不能交换个人联系方式、每晚只可以向一位异性匿名发送心动短信、素人嘉宾错时入住等,极力创造机会令青年男女们尽可能在可控范围内展现心动瞬间。《再见爱人》则选择了三对感情有裂痕、处于不同婚姻状态的爱人,男女分乘两辆房车开启一段为期18天的旅行,设置了一分钟拥抱、高空挑战、肖像画描述等环节,呈现三对爱人各自的情感世界。

  虽然在真人秀节目“求真”的总体原则下,参与者被要求只需以本色表现做好自己,观众的确会看到他们真情流露的本真一面,但参与者与现实生活中的自己又绝不可能完全一样,因为他们已被放置在特定场景中,遵循游戏规则成为“契约”。而规则制定的目的是增加节目的戏剧性和可看性,使节目具有异于真正日常生活的冲突和起伏。受到“游戏”假定性和行为规则的影响,参与者不仅表现自己,也会表演自己。

  在这场由媒体主导、参与者积极介入的游戏里,观众看到了男人和男人之间的博弈,女人和女人之间的比拼及惺惺相惜,以及男女之间的各种猜测、试探、误会和反转等微妙暧昧的情感纠葛,各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暗流涌动。这里有两情相悦的美好与甜蜜,也有求而不得的无奈与尴尬,有简单纯粹的相知相属,也有费尽心机的明争暗斗,有满含怨怼的指责批评,也有心心相印的默契和谐。参与者在一场场选择游戏中展开性格、外貌、学识、职业、情商等无形的较量和竞争,三角恋、多男追一女等失衡的爱情局势是很多此类节目必现的虐心桥段,而这一切都借由摄像机镜头侵入式的记录加之素材的后期剪辑展现给观众,建构了一个残酷的情感修罗场,满足观者窥视的欲望,并成为演播室观察团和更广泛的观众任意品评的对象。

  众声喧哗的舆论场

  英国传播社会学家迈克·费瑟斯通指出“后现代城市更多的是影像的城市”,认为以符号与影像为主要特征的后现代消费消解了艺术与生活、学术与通俗、神圣与世俗之间的区别。现代传媒技术的赋权也使每个人都可以在各种新媒体传播平台发出自己的声音,众声喧哗的舆论场藉此得以形成。

  •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乐虎体育网址|最新官网首页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上一篇:以"短"见"长",知识类视频"有趣"更"有用"
下一篇:脱口秀节目流行折射年青一代变化